當前位置:首頁 > 民族風情 >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作者:不詳來源:網絡2019-11-14 14:26:43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僰(bó)人,一個在華夏土地上生存了兩千多年的古老的民族,川南和南絲路的開墾者和建設者,懸棺葬的神秘民族。

僰人的民族發展來源,和百越民族有很大近親關系。他們應該是從我國的華東、華南地區逐步遷徙到宜賓的珙縣、興文地區的。這從懸棺葬在長江流域及其以南的地區分布還可以辨出其密切的文化聯系。

百越民族在古代被稱為濮(pú)人,居住在吳越之地,后來因越國強大,統一了眾多的濮人部屬,被稱為百越,或將其原始稱呼相連仍叫濮越,據民俗學家研究濮人和僰人同屬一個民族,濮和僰在發音上可以讀為bo、bu、po、pu,因而在語源上是一致的,歷史上也認為僰就是濮人。大致可以說,濮、燹是同一個族源的民族。到漢以后,有關濮的記載就多一些。在文獻中或被稱為葛僚、僚、仡佬,明朝時被稱為都掌蠻。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僰人立國很早,據顧祖禹《讀史方輿記要·敘州府》所論,在殷商時候僰人就定居在四川的東南部,因隨周武王伐紂有功,將領被封為僰侯,建燹(xiǎn)侯國。先奏以今四川宜賓為中心,建立了古僰國。那時古僰國地域寬廣,處于川、滇、黔三省的交匯地區,谷深山險、自為一方諸侯。《珙縣志》云:“秦滅開明氏,僰人居此,號為僰國。”《華陽國志》以成都為基本點描繪了“古僰國”地理位置。”“僰道縣在南安東四百里,距郡百里。”自漢代及其以后,僰人所居之地即為中央政丵府直接命任官員管理。據《興文縣志》載,漢武帝建元六年,漢王朝統一夜郎國,改置犍為郡。漢武帝使唐蒙通僰道,打通南亞的貿易大道。

據傳僰人身材矮小,在先秦時常被作為奴隸所掠賣。先秦的達官顯富也以擁有“僰奴”為一時的風氣。僰奴,秦史籍中被稱為“僰僮。”皇帝的娛樂晶——侏懦、雜耍班子的演員都由僰奴擔當。大量的燹人被賣為奴隸、人身失去自由,被迫從事繁重的勞動。

僰人擅長工藝品制作,在古民族中精通商品經濟,僰人的竹工藝品甚至流傳到了西丵藏和南亞印度地區。漢代還建“僰道”來加強對這一地區的控制,即便今天,僰人世居的興文、江安、珙縣等地仍有著興旺發達的竹工藝品市場。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這樣一個古老而文明的民族如何消失的?為何僰人或都掌蠻的名稱亦不見于史籍,被后人所遺忘?

早在唐時。因為地方官員的貪污和對僰人的不公平待遇亦激起了僰人的反抗。唐太宗末年,“昌、瀘二州刺史貪沓,以弱濡及羊強繚市,未麥一斛,得值不及——半,群繚訴曰:‘當為賊取死年!’……逐叛。”貪官污吏為滿足個人私欲,因為缺斤短兩的貿易,于是激起了僰人的反叛。

而僰人滅亡卻是從明朝開始。

從明洪武到嘉靖不到兩百年間,明王朝11次對僰人進行殘酷的伐戮。

第一次:明洪武(朱元璋)27年(1394年,公元紀年,下同),以戎縣(今興文縣)夷“出沒不常”為由,“奏調敘南衛左千戶所,于本縣守衛。”到明成祖永樂年間,派遣總兵官梁福進行征討,這些僰人逃入草木茂盛的高山,無法追趕,“乃招安之”。

第二次:明永樂(明成祖朱棣)13年(1415年),朝廷派遣都督李敬率大軍進攻晏州(今興文縣)的少數民族(僰、僚等),擒獲其首領,其于的進行了招撫。

第三次:宣德(明宣宗朱瞻基)2年(1427年),朝廷以僰人等少數民族侵擾筠連為由,派都指揮徐諒進行安撫。后來又以他們騷擾高(高縣)、珙(珙縣)、寧(長寧)、慶(原慶符縣)、江(江安)為由,朝廷派監察御史楊燦到戎縣,招撫大壩等少數民族,并捕獲其首領,“械送京師”。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第四次:明宣德9年(1434年),朝廷又借口僰人等反抗朝廷,派都指揮李榮帶領戎縣官兵,“擒斬39名而還”。

第五次:正統(明英宗朱祁鎮)4年(1439年),朝廷以夷“燒劫各縣”為由,派遣都指揮王杲進討,王杲到戎縣后,召集漢夷中有名望的人,派去做工作,招出五都夷,曉以利害,令他們各回各寨,稍有反抗的,捕去34人,其于的則與之簽訂協約,“埋石為誓”。

第六次:景泰(明代宗朱祁鈺)元年(1450年),官府派人到今高縣、珙縣、筠連、興文各寨征糧。這些征糧的人,對人民騷擾迫害太甚,百姓無不怨恨,便將公差抓起來,捆綁在樹上,歷數其罪惡,殺之。有司將這件事飛奏朝廷,朝廷派遣僉部御史李匡、監察御史劉干帶兵處理此事。時值盛夏暑天,又遇當地瘟疫流行,士兵大都染上瘟疫,死者甚眾,李匡和劉干也被瘟疫纏繞,劉干不久就死了。李匡后來病好了,但士兵已無戰斗力。朝廷又派都指揮周貴等前往征討,很快攻破菁前,普乖等寨,“俘敵數百”。僰人等帶上糧食,背起財物躲進草深林茂的高山,周貴率大軍將山圍困,這些百姓把糧食吃完,就吃樹皮草根,結果餓死近一半,“乃乞降”。

第七次:天順(明英宗朱祁鎮)5年(1461年),朝廷借口戎縣夷人(僰人)連年流劫,派總兵官許貴等帶兵討伐,“平之”。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第八次:成化(明憲宗朱見深)元年(1465年),朝廷借口“戎縣都掌夷,頻年入寇”,派遣僉部御史汪浩、都督芮成帶兵征討。侍讀周洪謨寫了奏章上奏皇帝,請求在僰人聚居的地方,仿照九姓司馬那樣設立長官。憲宗準奏,吏部把這件事委托汪浩和芮成辦理。汪浩到了戎縣,受漢人挑撥:“僰人并非真心歸降”,于是誘殺僰人首領和百姓270多人,激起僰人大規模反抗。

僰人誓死報仇雪恨,因而作戰非常勇敢,銳不可當。朝廷詔命:“可以撫則撫之”。于是譴人前往招撫,僰人等愿意接受,派出首領12人到京城,獻貢馬12匹,諸葛銅鼓一面,請求在少數民族地區設置土官。但是僰人懼怕汪浩的勢力,不敢將汪浩冤殺僰民270多人的事向皇帝奏明。而汪浩等為了證明他們前次謊奏的“僰人并非真心歸降”符合事實,一直沒有在少數民族聚居地設置土官,于是僰人更加憤恨官府。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第九次:由于僰人對官府的痛恨,難免有僰人為報仇而騷擾地方,干抄掠之事。朝廷得到奏報,“乃譴總兵襄成伯李謹、兵部尚書程信等,率兵討之”。明成化三年(1467年)12月,朝廷大軍到達。芮成由戎縣進,都御使陳宣、參將吳經由芒部進,指揮韓忠由普水腦進,貴州總兵吳榮為左哨,由李子關進,汪浩督參將為右哨,由渡船鋪(今古宋)進。據曾省吾《宗功小記碑》記載,當時云、貴、川三省合官軍18萬。大軍沿途燒殺搶劫,克大壩、破凌宵,燒毀二百余寨。

第十次:正德(明武宗朱厚照)10年(1515年)僰人的一個部落與筠連的流民爭田,受了流民的欺負,僰人多次向地方官吏訴訟,都未得到解決。流民乘僰人怨忿的情緒,故意挑起事端,誘使僰人復仇。流民早有準備,乘機屠丵殺僰人數百人。于是,僰人各寨紛紛起義,眾達幾萬人。明武宗得到奏章,“命巡撫都憲馬昊、總兵吳坤討平之。”

第十一次:明嘉靖(明世宗朱厚熜1522—1566年)年間,官府多次派兵進剿僰人。據《珙縣志》載:官軍中的巡檢被僰人殺死,知縣妻孥也被捉住。僰人中,勢利最強大的是據守九絲山天險的阿大、阿二、方三,盡皆稱王。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然而,這么多次的進剿,都沒能讓僰人放棄抵抗。明朝萬歷元年,僰人的歷史從此畫上句號。

明朝廷第十二次對僰人進剿,也是最后一次進剿,是在萬歷(明神宗朱翊鈞)元年(1573年)。公元1572年歲末,四川巡撫都御使曾省吾,連續接到僰人數次進犯慶、長、珙、高、筠、戎,近逼敘、瀘的報告,曾省吾即上奏朝廷:“臣待罪西陲,不能絕邊患,無所稱塞意旨,愿將戳力破蠻,赭其巢,略其地。”當時,萬歷皇帝剛于5月即位,時年僅10歲,由慈圣皇太后輔翼,皇太后讓張居正任宰相。張居正得到曾省吾的奏章,召集百官議事,張說:“蜀在中國是西南重地,僰人叛亂如果不迅速平息,其他民族部落將會望風而起,四川能安寧嗎?”但是,百官多以為蜀道十倍于淮西塞北艱難,都不敢作聲。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有人提出:漢武帝派唐蒙為將通夜郎事,說明蜀道之難,只宜招撫。張居正厲言:“我將以一中丞取夜郎,如果不能成功,可以罷去我的官職。”遂上奏神宗皇帝,譴使授中丞弓劍節斧,行使大將軍職權,由曾省吾調兵遣將,選擇將官,若有不聽命者,殺無赦。張居正力主剿滅僰人,有其深刻的背景。朱載垕為裕王時張居正給其當過老師,朱載垕即位(明穆宗,年號隆慶,1567年)后,立即任命張為吏部侍郎,兼東閣大學士。張居正入閣雖晚,但為穆宗所器重。張一封革除舊弊的《陳六事書》,切中時弊,很有見識,穆宗深表贊賞。可惜穆宗沒有來得及全部實施,便于1572年(隆慶6年)5月死去,由其第三子朱翊鈞即位,時年10歲,其生母李貴妃為慈圣皇太后,任先主舊臣高拱為相。

后來,張居正與太監馮保聯合陷害高拱,高拱因此而被革去官職,張自然當上宰相。萬歷元年正月16日,因“王大臣行刺皇帝事丵件”,張居正與太監馮保聯合再次誣陷高拱,幸得吏部尚書楊博、御使鐘繼英、左都御使葛守禮等力保,楊博并識得張居正陷害高拱之依據,銜而不露,葛守禮乘機曉以大義,居正感悟,才入宮請獨對,自保高拱無罪。經過這件事,張自覺內心難安,疑朝有異議,正思解脫,適逢曾省吾奏章,遂有“征蠻”的決定。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曾省吾得到張居正譴使送來的圣旨,立即草擬了《平蠻檄》:“山都群丑,聚惡肆氛,雖在往日,叛服不常,未著近日猖獗尤甚。都蠻近日長驅江、納,幾薄敘、瀘。擁眾稱王,攻城劫堡,裂死千百把戶,虜殺紳監生員。所掠軍民,或賣或囚,盡化為剪發鑿齒之異族;或焚或戮,相率為填溝枕壑之幽魂。村舍在在為墟,妻孥比比受辱。六邑不禁其荼毒,四川曷勝其侵凌。……朝廷以征剿禁絕為期,主持以蕩平圖報為誓。……務在犁庭掃穴,震疊天威,一清巴蜀之憤……。”強加于僰人種種罪名之后,就可以堂而皇之大張撻伐,一場屠丵殺民族的大血戰就展開了!

明萬歷元年三月,各項準備工作就緒,十四萬官兵云集敘州誓師,曾省吾傳令全軍:凡有投降敵人、縱敵逃亡、受敵賄賂、泄漏軍機者,按叛賊一樣伏誅;凡有臨陣脫逃、不聽號令者,為嚴肅軍紀,斬勿赦。宣誓完備,浩浩蕩蕩開進僰人聚居地,征剿總人口僅二萬余的僰人。劉顯軍到戎州后,召開了軍事會議。兵巡副使李江建議:先取凌宵和都都兩寨,以剪其兩冀,而后圍九絲。

根據曾省吾的意見,劉顯的部署,采用步步為營,一寨一堡反復清剿的政策。當大壩等寨被攻破后,其于較小各寨的僰人紛紛逃到凌宵、都都、九絲三寨。這樣加快了明軍對九絲外圍的清剿速度。凌宵被破于5月,都都被攻陷于7月。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為了渙散僰人斗志,劉顯通告九絲三雄王,其文曰:“劉顯乃有名之大將軍,用兵如神,當年與戚繼光、俞大猷共破倭丵寇,名聞中外。今以十萬之眾連破凌霄,都都兩寨,如搏雛殼,現在到此,你們豈能逃脫得了。若能先事降我,許待以不死。”九絲得到這個通告,一些僰將感到壓力很大,猶豫不決。而部下乞降者達2300多人。

9月9日是僰人每年一度的賽神節,是日僰人必大醉,劉顯利用這一機會,以奮勇之士,縋城而上。僰人由于酒后放松警惕,有的剛睡覺,明軍奮勇攻克都都寨和僰王阿大防守的雞冠領。明軍選擇僰人軍隊斗志最弱的時候,以突然襲擊方式,給僰人以毀滅性的打擊。僰人的歷史從此中斷。

九絲平定后,曾省吾還不放心,寫了一個“平蠻善后十疏”上奏朝廷。其中有建城垣(即今建武),城制周圍九百丈,開三門。內設總兵、兵備道衙門,同知府館,守御千戶,坐營公署,蓋營房1200間。移守御,將瀘州衛(今興文中城鎮)中前二所,每所1200名官兵,割并守御千戶所(今建武)。扼要害,選精兵17600名,分守各要隘,每隘50-500名不等。并對僰人生活的地區實行拉網式的反復清剿,確信僰人已完全剿滅,劉顯大軍才在1574年后班師。曾省吾還將戎縣改名為“興文縣”,取偃武修文之意。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平蠻碑記》載:“冬十月,取次就擒都蠻,至是盡滅。”劉顯自三月領兵以來,攻破僰人城寨60余個,擒僰人名將36人,俘斬僰人4600多人(赴火、跳巖死亡及因戰爭間接死亡者,未計入),招降5600多人,拓地400余里,獲諸葛銅鼓93面。由于曾省吾要劉顯采取斬盡殺絕政策,到冬十月,僰人“至是盡滅”。一些僥幸逃脫的僰人,只得隱姓埋名,不敢承認自己是僰人,僰人下落從此便成一個謎。僰人消失。

僰人一個在華夏土地上生存了兩千多年的古老民族就這樣在“山都群丑,聚惡肆氛,雖在往日,叛服不常”的罪名下被殘忍的種族屠丵殺滅絕。

而明軍為了記載明軍將領們的功績,明朝廷為官兵們立功碑,修建生祠。

都指揮吳鯀勒石于九絲山,稱“九絲崖石刻”。興文縣德勝鄉富裕村大灣頭還有一石刻,叫做“九絲城西關口石刻”。

文曰:“萬歷元年冬,十月既望,四川右布政使,偉川馮成能,副使,渤海李江,參議,嘉禾沈伯龍同登九絲城。當天兵大捷,為經略萬世之雄圖也。惟時風卷長云,日開陰谷,相與酬觴絕頂,躍劍懸崖,俯視萬灶星屯,蠻地鞠為焦土,望西南諸夷扼寨,盡在目中。車誠千古奇觀,是用勒石,以志不朽。偉川馮成能書。”

從此以后僰人或都掌蠻的名稱亦不見于史籍,被后人所遺忘。這個為中華文明作出過貢獻的民族,就這樣消失了。

僰人的滅亡及賽神節

四川興文僰人賽神節

每年農歷九月初九,是興文僰人傳統的賽神節。

其實,興文僰人賽神節之“賽”字,乃是祭祀酬神之意。僰人賽神,必以銅鼓為樂,唱歌伴舞,祈鬼禱神,椎牛飲酒,一醉方休。

“椎牛”之俗,表現在西南各民族的重大祭祀活動和禱神儀式上,場面顯得既壯烈也慘烈。宰牛祭奠時,不是用刀殺,而是用棍棒木槌敲擊牛頭將其活活擊斃,再把它作為重要的祭品獻給祖先或神靈。

在賽神節上,僰人們擊打銅鼓,吹響號角,以椎牛祭祖敬神為主體內容,以原生態的鳳鳥舞、蛙舞、雩舞、帗舞、武舞等多種舞蹈形式,載歌載舞,晝夜狂歡。舞者在臉部、赤身涂上色彩,或者身披獸皮,或者手執祭器、兵器,舉行祭獻貢羊、迎請天火、祈雨求神等民俗活動……

這種豐富多彩的傳統祭祀儀式,以豐富的民族文化內涵,神秘、古樸、粗獷、熱烈的節日場面,確定了興文僰人賽神節在四川乃至全國不可替代的唯一性和原生性。

這個古老民族的傳統節日,在古籍文獻和地方志中可徴可考,有關脈絡清晰具體,線索依據歷歷在目。

由于僰人在明神宗時的民族抗爭中,慘遭明朝軍隊鎮壓而消亡,使得僰人賽神節這一植根于民族民間的傳統節日,在封建王朝的強制同化政策下,一度深藏民族民間而塵封于世。惟其如此,僰人賽神節就平添了幾分撲朔迷離的神秘性。

歷史早已塵埃落定,文化總會落地生根!

近年來,興文縣著力于僰文化的整理和搶救,實行政府主導、社會打造的原則,將不少僰人遺產進行了大量的挖掘和弘揚。

東風得與周郎便,僰人賽神也出新。而今,僰人賽神節作為興文土著民族的傳統節日,已被各族人民欣然接受,并已融入興文人民的社會生活之中。

民族傳統節日的復活,凝聚著興文人民的聰明智慧。民間特色文化的復興,承載著興文社會的文明和諧。賽神節重拾載體,體現著興文人的情感和意識。觀看賽神節,參與賽神節,思考賽神節,每個人都會獲益良多!

僰人將最后的足跡留在了興文,一些文化生活方式被史書零星記錄下來,經過整理、開發,現已成為興文獨一無二的旅游資源。古老的僰人“賽神節”因此應運再生。2008年6日3日興文僰人賽神節已被宜賓市人民政府公布為第二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電子郵件聯系我們

吉ICP備13004070號-14   吉公網安備22012202000031號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